珠江的“黔”世情缘

来源:珠江航务管理局    2020-06-03 11:37:00 [ 字号 ] [ 我要打印 ]

  与珠江共同走进贵州,不仅能领略到黄果树瀑布、马岭河大峡谷、万峰林、大小七孔等喀斯特地貌与珠江水共舞下呈现出的独特风景,更能体验到多姿多彩的少数民族风情。

  

荔波大小七孔碧绿河水

  你可以坐在布依族村落里听老人弹奏那古老的八音,也可以在肇兴侗寨里寻找唱着侗族大歌的少女,更可以在千户苗寨的灯火下品尝美味的酸汤鱼。

 

肇兴侗寨

  山林与江河成风景,众生与江河成绘色,流动的大江大河,永远是贵州不可或缺的角色,如同流浪诗人一般,流动到哪里,就将故事说到哪里。

北盘江

  翻开这样一幅如诗的画卷,就犹如在追寻着江河的脚步,一点一滴探寻着,珠江的“黔世”情缘。

 

蛮楚地,夜郎乡

远眺中原路茫茫

 

  若梦里络绎喧闹,那么一定是在贵州。

  这个千里如画的省份地处我国西南腹地,它西可连川滇,东可接湖广,是西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千百年来,这个扼要之地诞生了诸如夜郎、牂牁等文明,也为苗、布依、侗等少数民族的特色民族文化形成提供沃土。

少数民族演员在表演舞龙(杨代富/摄)

  若梦里山川险要,那么也一定是在贵州。

  江河多情,在贵州“诗情画意”的背后,是贵州地貌复杂,高原山地居多,与外界交流诸多不便的实际情况。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就曾以“不是夜郎真自大,只是无路去中原”一语道出贵州与外界的重重阻隔。因此在陆路交通欠发达的漫长历史中,内河水运成为了贵州通向外界最重要的通道之一。

 

都匀风雨桥

 

北扬子,南珠江

黔帆竞发水汤汤

  纵观古今,贵州的内河水运,乃是一段沉寂与欢腾相互交织的沧桑历程。

  据史料记载,贵州水运至少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古时的夜郎国就是通过其疆域内的南北盘江与当时的滇国、南越国及西汉王朝开展贸易和人文交流活动。

早期的红水河船队

 

  历史上著名的“川盐入黔”,也是借助运输量大且成本低的乌江、赤水河水道运输的。此外,民国时期,贵州的第一辆汽车就是“舶来品”,是由船运经柳江上溯到贵州都柳江上岸的。

  然而随着公路、铁路和航空的飞速发展,水运这一古老的运输方式逐渐式微。河道疏于治理,闸坝碍航等情况致使贵州水运陷入相对的沉寂。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贵州省内 6 条主要的水运通道中仅长江支流的赤水河得以通航,其余均被水电闸坝拦住。

  西南交通数贵州起步最晚,直到民国初年,全省竟然没有一段公路。1926年,时任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下令修建贵阳环城公路,并于次年春天,托人在香港购买了一辆美国制造的福特敞篷汽车。

  当时的公路只能通到广西梧州,车到梧州后开始走了水路,从梧州用船将车载到柳州再转到榕江县,在车即将运抵三都时,突然天降暴雨,河水暴涨,小船沉入了河底。等到两天后河水下降,车才由当地船工打捞上来并将车拆散,雇佣民工背着零部件到达贵阳再进行组装。

  

梦江海,送暮光

鸿鹄之志气昂昂

  梦里两河蜿蜒来,梦外不见珠江水。

  珠江在贵州的蜿蜒曲折,似乎也预示了贵州水运波澜起伏的沧桑历程。

  尽管南北盘江与红水河已相继建立了高等级航道,然而龙滩枢纽依旧制约着红水河的航运潜力,直接影响着黔西南州和黔南州等地区的水运和经济发展,仅黔东南州能依托都柳江南下广西,但也因水源枯竭、暗礁较多等问题难成规模。

 

龙滩水利枢纽

  随着有关各方对龙滩枢纽通航建筑物建设问题达成共识以及贵州省交通基础建设开始向水运领域倾斜,这一系列利好消息为贵州带来了曙光和希望。一批枢纽建造、航道升级等工程也必将为贵州逐梦“通江达海”,提供强劲动力。 

  冥冥中的缘分与情节,道不尽,说不完。犹如珠江与贵州,曾共同交织出梦幻的风光和别致的人文,也曾零落下碍航的遗憾和阻隔的困局。但越过群山,方柳暗花明,新时代下的珠江与贵州,势必谱写更加精彩的华章乐曲。

 

1.jpg